肖远企:关于金融监管研究的五个重点课题的一些看法
作者:小微 发表于:2024年04月27日 浏览量:75925

21世纪经济报道 记者李愿 北京报道

肖远企:关于金融监管研究的五个重点课题的一些看法
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4月27日,金融监管总局副局长肖远企在金融强国主题对话暨《金融监管研究》学术年会上表示,从去年5月金融监管总局揭牌,到今年4月县域监管支局统一挂牌,我国金融监管领域机构改革迈出重大步伐,“四级垂管”架构正式建立,金融监管力量进一步充实。

肖远企:关于金融监管研究的五个重点课题的一些看法
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2023年5月18日上午,金融监管总局举行揭牌仪式,标志着金融监管总局正式成立,这是促进实现金融监管全覆盖的重大举措。如今,金融监管总局即将迎来成立一周年的日子。

肖远企:关于金融监管研究的五个重点课题的一些看法
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一年来,金融监管法律法规体系进一步健全,监管执法震慑力持续加强,打击非法金融活动成效明显,‘大消保’工作格局逐步落地,金融监管效果持续显现,金融业服务实体经济质效不断提升,防范化解风险的能力大大提高,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高水平对外开放取得新成效。”肖远企认为。

在此次学术年会上,肖远企分享了其对金融监管研究的五个重点课题的一些看法:

第一,关于监管如何促进建立稳定有韧性的金融结构。金融结构与金融稳定、经济发展关系紧密。肖远企表示,世界上没有放之四海而皆准的金融结构。在尊重金融业发展规律的前提下,一国金融结构与其经济社会发展水平、经济体制、金融深化程度以及传统金融习惯、文化密切相关。

“四十多年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已形成了符合中国国情的现代金融结构,在防范金融风险、服务实体经济、满足广大人民群众多样化金融需求等方面都发挥了重大作用。”肖远企称,当然,金融结构也并不是一成不变的,虽然具有相对稳定性,但也是动态变化的。

肖远企认为,在特定阶段究竟需要建立一个什么样的金融结构才能对经济发展和维护金融稳定发挥促进作用,而不是促退或中性作用,仍然需要在理论上进一步阐明,在实践中进一步探索,不断完善金融结构体系。

第二,关于风险为本的监管框架。监管的主要目标是防风险,监管框架也应建立在以风险为本这一基础上。肖远企介绍称,经过探索和努力,我国已形成了较系统的金融监管框架体系,从约束杠杆角度,有资本充足率、杠杆率、流动性覆盖率、存贷比等监管指标;从约束行为角度,有公司治理、关联交易、操作风险防控、投资者适当性管理、消费者保护等规则;从逆周期与跨周期角度,银行业有逆周期资本、拨备覆盖率,保险业有责任准备金计提等规则。

“我们知道,监管理论与规则既需要能有效防控和处置已发生的风险,也要具有前瞻性,引领、引导金融活动规范发展,提高早识别、早预警、早缓释、早处置的能力。如何建立定量与定性相结合,更加有效、更加完善的监管框架,仍需有更多的理论支持。”肖远企表示。

第三,关于金融机构发展战略与商业模式在监管中的地位。传统监管理论倾向于对金融机构的具体业务和金融产品设定风险与合规的指标,比较少关注机构发展战略与商业模式在可持续经营中的作用。在肖远企看来,战略关乎方向,比如,遵守什么样的愿景,追求什么样的规模,发挥什么样的影响力等。商业模式包括建立什么样的客户结构、业务结构、盈利基础以及建立什么样的经营管理制度等。

“美国硅谷银行在长期低通胀、低利率环境下成立并快速增长,构建了相应的发展战略与商业模式,但2022年后这一外部环境发生了根本变化,美国通胀与利率短期之内大幅提高,其发展战略与商业模式已不再适应大幅变化的外部经营环境,由于缺乏弹性也难以作相应调整和改变,从而陷入经营困境并最终不可避免地走向破产倒闭。”肖远企表示,发展战略和商业模式是否与机构本身的资源禀赋、外部经营环境相适应相匹配,以及是否具有足够的应变弹性,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机构的可持续经营能力。“在监管中如何有效评估金融机构发展战略与商业模式的适配性与应变性,也是当前需要研究的一个重要课题。”

第四,关于激发和培育金融机构防控风险的内生机制。金融机构是金融从业者在经营管理,他们处于业务第一线,对业务风险情况有最直接的了解,在防控风险方面其角色至关重要。肖远企认为,监管的一个重要任务就是要建立并巩固金融机构防控风险的内生机制与原动力,筑牢防控风险最基础最直接的第一道屏障。其中,良好的金融文化是关键环节。

“把金融文化植入融入到金融机构的血液与基因中,这既是金融行业的重大使命,也应成为广大金融从业人员的不懈追求。”肖远企表示。

第五,关于公司治理的关键目标。在金融领域,公司治理作为重要监管元素已有很长历史,被普遍采用的风险评级体系中,公司治理作为其中一个评价要素,一直赋予较高权重。肖远企解释称,之所以如此,是因为近现代金融历史表明,那些经营失败的金融机构无一例外都存在公司治理不健全或公司治理机制遭受严重破坏的情形。

对于公司治理监管的关键目标究竟是什么,有不同观点。肖远企认为,“建立制衡机制同时不损害经营运行效率,从而维护金融消费者、股东、员工、国家和社会等利益相关者的合法权益,实现金融机构稳健发展”就是公司治理监管的关键目标。